12人团伙1个月抢劫百余起 部分受害女遭性侵犯

警方通过一个多月的调查走访,最终将曹卫等12人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实习记者 韩涛摄

  今年春节前后,一个驾车抢劫团伙,于夜间跟踪独行女性,将受害人架上车,以恐吓、殴打的方式抢劫财物,有的受害者甚至遭到对方刀砍乃至性侵犯……

  高新警方通过一个多月的调查走访,抽丝剥茧,最终将其一网打尽。目前,涉嫌抢劫的吴三省、曹卫等12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逼问银行卡密码后劫匪用手机验证

  昨日上午,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刑警大队四中队中队长马群虎说,2009年12月份,分局创汇路派出所辖区连续发生四起夜间独行女遭抢案件,12月28日马群虎带领民警前往派出所支援。

  受害者小玲回忆,12月23日晚11时许,下夜班的她独自回南郊某小区的家。走在马路上,小玲身后闪出四个男子,对方捂住她的嘴,其他几人连抬带抱将其抬上一辆白色轿车。

  车辆启动后,一男子操陕西方言说:“有人花钱雇我们砍掉你的双手,你看着办吧……”这句话吓得小玲冒出一身冷汗。小玲发现,车上放着砍刀和斧头等凶器,她急忙求饶:“你们想要什么,我给你们,别伤害我。”对方拿走小玲的900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说出你的银行卡密码。”对方得寸进尺。小玲随便编了6位数字,谁知这帮人直接用手机验证密码,发现密码不对。为此,小玲还挨了顿毒打。她只好说出真正的密码。途中,驾车男子下车取了2000元钱。车又开了一阵子才停下来,对方打开车门,将小玲推下车后驾车逃离现场。

  劫匪最大28岁最小15岁

  除小玲外,还有3位女性也被人抢劫。4起案件的作案手段非常相似,公安高新分局遂成立专案组,并案侦查。包括小玲在内的大多受害人反映,歹徒抢劫时驾驶白色轿车,而且有人记住了车牌号,但受害者反映的车号有好几个。民警分别找到了这些车号名下的车主,车主均反映,在案发前他们的车牌都丢失了。

  此时,警方控制了一名叫阿飞(化名)的男子,巧合的是,阿飞使用的手机号码,正是一位被抢受害者的手机号。阿飞交代,其所持手机是从一个叫刘磊的男子处低价买来的。同时,有群众举报一名叫曹卫的男子,经常开着一辆白色轿车,带一大帮人,在南郊的西姜村、电子城等地活动。民警经细致摸排获悉,这个抢劫团伙是以曹卫、赵强、李建鹏为首的12人组成的。

  2010年1月17日晚11时许,专案组40余民警在电子城一城中村的招待所,将嫌疑人刘磊等人抓获,又在附近一足浴店将赵强等人抓获。18日凌晨,民警在骡马市一洗浴中心,将曹卫等人抓获。至此,涉案的12人中,除吴三省在逃,其余11人均已落网。今年4月份,吴三省落网。

  据了解,这伙抢劫狂徒,最大的28岁,最小的才15岁。嫌疑人交代,他们是以抢为生,一个多月时间,抢劫了100余起。

  作案随机

  事先不踩点见谁抢谁

  据嫌疑人交代,从去年11月底开始直到被抓,他们共作案100余起。作案地点遍布西安市长安、雁塔、高新、莲湖等地。一般是随机组合,且不用事先踩点,见谁抢谁。

  高新分局刑警大队四中队中队长马群虎介绍,这帮人的反侦查意识很强,他们一般租来车辆,并经常盗取他人车牌,将盗来车牌挂在租来的车辆上,转移视线逃避警方检查。

  手段残忍

  一受害人四手指被砍

  这帮劫匪作案手段非常残忍,他们持斧头、砍刀、木棍威胁受害人,稍遇反抗,便会持刀伤害。去年12月4日,他们曾用砍刀将一名受害人的四根手指齐根砍掉。还有一次,这帮歹徒直接将受害人追至饭店里,在众目睽睽下对受害人实施抢劫。而且,令人发指的是,在多起案件中,劫匪在抢劫财物后,还对受害女性实施性侵犯。

  民警提醒

  外出不宜带过多现金

  民警提醒,女性夜间尽量减少出行,实在要出行,最好结伴而行。若路程较远,最好选择适当的交通工具,而不宜步行在灯光昏暗、偏僻的路段。

  同时,留意身边可疑的人员及车辆,若发现可疑情况,最好就近选择安全地点进行自我保护,比如进入临街商店、向小区保安或出租车司机求助等等。此外,出行时不宜携带过多现金和银行卡。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杨小刚 实习记者 丁宁 采写

公司要求女员工孕前60天交怀孕计划

许女士对单位做法十分气愤

公司以“不能胜任现任岗位”为由,要求许女士办理离职手续。已怀孕2个多月的许女士办完离职手续后,走进了西安市雁塔区劳动监察大队。

想怀孕先向公司提交“计划”

2009年7月27日,31岁的许女士应聘到位于高新区唐延路的“西安海卓石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从事平面设计工作。通过3个月试用期,2009年11月1日她转为正式工,合同期限两年。

结婚已3年,许女士还没孩子,“我听朋友说,‘高龄产妇’生孩子会很危险,所以和老公商量想要个孩子”。许女士说,2010年公司出台规定,要求女员工在怀孕前60天必须向公司提交“怀孕计划”。4月初,她向公司提交了“怀孕计划”。经医院检查,4月11日她怀上了孩子。

昨日下午,西安海卓石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说,公司要求女员工递交“怀孕计划”也是想对怀孕女工进行特殊照顾,同时寻找其他员工接替怀孕女员工的工作,防止工作被搁置。许女士的“怀孕计划”已找不到了,许女士也一直未向公司讲述她已怀孕的事。

怀孕不久正式工转为试用期

许女士说,不久她参与公司的一项设计工作,但她设计的一组图标始终无法满足公司要求。到了6月份,她发现自己5月份工资从原先3000多元降至1000元。“我向公司询问工资的事,我们领导说,我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岗位,已经把我从正式工转为试用期,还告诉我,如果再达不到公司要求,便会辞退我。”

该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证实了许女士的说法,她说,许女士的工作能力无法达到公司要求,公司多次给她机会要求她在业务上进行改进,但最终还是未能达到要求。公司将她转为试用,仅发基本工资,也是希望给她一次机会,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

6月24日,公司通知许女士,因试用不合格,要求她办理离职手续。

“我们公司不是单方面与她解除合同的,她当时也同意解除劳动合同,并办理了离职手续。”昨日下午,该公司法律顾问刘律师打电话说,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书》中也有规定,对怀孕女工实施特殊照顾、不得与孕期女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如果知道她怀孕了,我们不可能知法犯法。”刘律师一再强调说,“开除她是因为她的工作能力,跟怀孕没有任何关系。”

劳动仲裁部门已介入调查

离开公司后,许女士将此事反映到了雁塔区劳动监察大队,雁塔区劳动监察大队已立案调查。目前,“西安海卓石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正积极配合雁塔区劳动监察大队调查工作。“我们完全服从政府的最终仲裁结果。”刘律师说。

陕西高瑾律师事务所律师高瑾认为,劳动合同双方属于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雇用者的试用期只有一次,不会存在由正式工转为试用期的可能,该公司的做法存有问题。法律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不少于90天的产假,用人单位不得在女职工怀孕期、产假、哺乳期降低其基本工资,产假期间的生育津贴按照本企业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计发。

对于“怀孕计划”一事,高瑾表示很荒唐。“女工是否怀孕是个人自由,跟公司有什么关系,公司无权限制及干涉女工。”

最新进展

若怀孕属实公司同意她回来上班

截至昨晚7时,刘律师给记者发短信表示:“因与许女士解除劳动合同前不知其已怀孕,现也未见到相关证明,如果该情况属实,公司同意她回来上班。”

■随机调查

为了保住工作孕妇用尽招数

昨日下午,在高新区,记者随机采访了4名职业女性。在一私人企业上班的市民梁女士说:“怀孕前,尽量不要和公司领导发生冲突,毕竟以后生完孩子还要在人家公司干呢。但也不能示弱,要主动搜集证据,问好律师,做好跟公司打官司的准备!”

另3名女士表示,谁都不愿意和公司闹到打官司的地步。市民李女士说,自己怀孕时,提着东西去领导家“报喜”。“其实哪里是去‘报喜’啊!就是说些好话,想让领导多照顾一下,别刁难自己。”刘女士说,她们公司有个结婚不久的女子,前段时间对同事突然很热情,没多久就知道她怀孕的消息了。然后,就会让大家在工作上给她帮些忙。“哎……都是工作给闹的,生个孩子都不消停。”

孩子已经2岁,从事销售工作的市民刘女士说,怀孕、生产虽然法律上有保护,但自己基本上没休几天产假。“现在工作不好找,特别是女的,刚怀孕时拼命工作,一是为了多挣些钱,二是让领导觉得你是个努力的人。我在怀孕时还挺着肚子坐办公室联系客户,生完孩子不久就上班了,主要是担心万一手里的客户资源流失了,以后想在公司立足,都很难了。”

陕西省妇联权益部部长宁焕侠说,多数职业女性工作压力较大,为保住一份工作,即使在孕期出现公司领导的不公正对待,也会选择忍气吞声。“每个公司的工会还是应多体谅这些女性的难处,让生孩子的女人不要有太多后顾之忧。”

辽宁和河北海水浴场发现油污 系中海油溢油导致

记者19日晚从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了解到,辽宁绥中东戴河浴场沿岸和河北京唐港浅水湾浴场发现少量油污颗粒,经鉴定均来自蓬莱19-3油田。

近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继续加强环渤海陆岸巡视工作,在辽宁绥中东戴河浴场沿岸长约4公里岸段发现少量零星油污颗粒,直径1厘米至3厘米,呈不均匀带状分布;在河北京唐港浅水湾浴场西侧长约300米岸段发现零星、已风化油污颗粒,直径1厘米至4厘米。

经中国海监北海区检验鉴定中心分析鉴定,这两处油污均来自蓬莱19-3油田,相关部门和单位正在进行清理工作。

目前,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安排监测人员加强对芷锚湾、京唐港浅水湾附近海域及岸滩监测,及时通报相关信息;要求北海区三省一市海洋厅局加强陆岸与近岸海域巡视,密切关注各类油污污染海岸,发现海上漂油(或疑似漂油)及岸边油污,立即采集油样检验鉴定并及时通报。

今年6月初,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美国康菲石油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的蓬莱19-3油田B平台和C平台先后发生溢油事故。随后,对B平台停止注水和岩屑回注后,溢油于6月19日得到基本控制;对C平台采取水泥封井措施后,溢油于6月21日得到基本控制,但持续有油花溢出。

军人扶昏倒老人被迫赔3千 部队找证人讨回公道

某部战士扶昏倒老人赔3千 目击证人作证找回公道

“测绘战士走天涯,五湖四海处处为家……”广州军区某测绘大队常年有数百名官兵分散在千里测量线上,用双脚丈量中南大地的坐标。野外作业的官兵常年奔波,更需要掌握法律知识,提高解决涉法问题的能力。

7月初,海南某镇。该大队下士小刘完成测绘任务后,骑自行车返回宿营地途中,看到一位老大爷晕倒在路边,急忙拨通120急救电话,与医护人员一起将老大爷送到医院,使老大爷转危为安。不料,老大爷的亲属赶来后,硬说小刘是肇事者,不但要求他赔偿医药费,还扬言到部队告他。小刘担心激化矛盾,影响军民关系,只好从银行卡中取出3000多元付了医药费。

得知此事,该大队领导立即指派法律骨干进行走访调查,寻找目击证人,证实了小刘确属见义勇为。听了目击证人的证言,老大爷的亲属诚恳地向小刘道歉,当场退还了医药费。

此事虽然得到妥善解决,但该大队领导却从中认识到,当官兵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只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映出依法维权的意识和能力不强。于是,该大队政委涂学建提出,通过教育引导强化官兵依法办事的能力。

他们针对野外作业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涉法问题,邀请军地法律专家为官兵讲授相关法律知识,传授涉军维权的程序和方法,编印了《常用法律条文索引》《涉法问题快速处理程序》等读本,与法律咨询电话号码一起发给官兵人手一份。

拿起法律武器,保障了测绘战士行走天涯无忧。前不久,该大队上士黄金波发现埋设的一个三级GPS点,遭到当地一名群众破坏。在与其交涉时,对方不仅矢口否认,还无理取闹。黄金波沉着冷静,拿出随身携带的测绘法、军事设施保护法等法律条文,严肃指出破坏军事设施的法律后果,对方听后不仅主动承认错误,还表示立即恢复遭破坏的GPS点。

司机偷拍交警乱罚款上传网络 曝光后罚金被送还

司机上路,难免会碰到交警罚款。如果您的确违规了,这没的说。可是,如果是乱罚款,您会怎么办?

司机张东亮的做法是购买偷拍设备,偷拍下乱罚款的情景,并把画面上传到网站。如果交警看到视频后把“罚款”还回来的话,便撤下视频,若不送还,则继续挂在网上。

乱罚款当然不对,可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要回罚款合适吗?

司机偷拍交警乱罚款 网上曝光后罚金被返还

今年40岁的张东亮是项城市一家调味厂的职工,同时还在厂里兼职了一份司机的工作,开车为厂里送货拉货。按理说日子应该过得不错,但他告诉记者,收入并没有因多干了份司机的活儿而增加,因为这两年他没少受当地交警盘查罚款,而且被罚后从来见不到任何收据或者发票。

张东亮:理由基本都是超载为理由,当然也有超速、车牌照不清楚、转向灯不亮,各种名目,或者说车体喷广告了。也不开票。

面对这种无凭无据的罚款行为,2009年,张东亮第一次用手机录下了相关证据,并且发布在了网站上,而结果也让他十分意外。

张东亮:没过几天,这个交警队就找到我了,到厂里把这200块钱退了,他承诺以后不再罚你了,不会再罚我们厂的车了。

有了这次经历,张东亮也为今后少受罚款动起了脑子,在他的劝说下,厂老板购买了偷拍设备,每逢遇到交警无故罚款,他便拍摄下来在网站上公布,久而久之,他在当地交警大队也出了名,而将偷拍视频在网上公布这一办法,也给厂里的两辆货车带来了不少方便。

张东亮:一旦我给放到网上他们都会找到,他都能找到我们厂里,把钱退了,然后承诺不再罚你。我们的车哪个司机他也不会查,基本上都通行无阻了。

与交警发生争执致被报复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春节前张东亮遭到了报复。张东亮认为,这是他在去年十二月与一名执勤交警发生争执导致的。

张东亮:跟着人家的车正常行驶,第一个交警让我快点走快点走,但是到第二个交警跟前他让我往后倒(起了争执)。他在我车前头转了几圈肯定是认定我了,下来一个圆胖脸的男人,他抓着我的衣领子一拳都搁到我左太阳穴上了,第一句话就说:交警你都敢得罪,打你!瘦长脸的,跑到右边,透过玻璃按着我的头,让这个人打。

第二天,张东亮立即到当地交警大队反映这一事件,一位姓刘的大队长承诺表示,过完年后立即处理,但当年初六老张再次拨通这位大队长的电话时,对方的态度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这让老张无法接受。

张东亮:他当时给我个下马威,见面他说,你在网上乱发帖子,损毁我们交警形象,我一个电话打过去,刘大队又说你告的是我们交警,我们要回避,我们不能参与这个案子,你去问派出所警察吧,就不管了。

为了证实张东亮的说法,记者拨通了项城市交警支队这名刘大队长的电话,但刚亮名身份,这位大队长便匆匆挂了电话。

刘大队长:开会呢,啊……

随后,记者联系了河南省交警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这一事件事实究竟如何,但交警罚款必须开具票据这一点是有明确规定的。

交警总队:当然必须要开票,开具财政的票据,第二,使用我们的处罚决定书。

律师:罚款不开票 利益驱使或是主因

张东亮购买偷拍设备,偷拍交警执法的行为到底合不合法呢?对此,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德林认为。

郑德林:按照法律规定,生产、销售窃听、窃照等器材须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但对个人购买、使用偷拍设备则没有明确规定,因此张东亮购买偷拍设备并不违法。

对于项城市交警罚款后不开票的做法,郑德林则认为有更层次的原因。

郑德林:首先,乱罚款、罚款之后不开票的违法行为多次发生,尤其是事情发生后把这个钱返还,但是并没有从根本上考虑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时间跨度2年之久,可能是交警队的诸如说小金库这样的一些利益的驱使可能是背后的主要原因。

目前,张东亮的伤情被鉴定为轻微伤,项城市城郊派出所正对这一事进行调查。张东亮说,今后还要在项城工作生活,也不愿与当地交警结怨,但遭受殴打他不会放弃维权。

武汉一贪官轻信狱友能办提前出狱被骗光家产

武汉市硚口区某局原局长伍某因受贿罪被判入狱10年。但伍“局长”做梦也没想到,曾与他共押一室的诈骗嫌犯出狱后对其妻子大施骗术,妻子接连送上29万元现金及轿车一辆,甚至连整个家产也拱手奉送。前日,这名利用取保候审期间行骗的男子于某,被法院以诈骗罪合并此前刑罚,判处有期徒刑17年3个月。

诈骗嫌犯盯上同监室的贪官

现年59岁的伍某,在担任硚口区某局党委书记等要职期间,因被查出索取及收受贿赂计34.6万元,于2009年8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早在伍羁押于看守所期间,涉嫌诈骗罪的于某与其同关在一个监室。于某得知伍曾当过局长后,很是兴奋,吹嘘自己后台硬可提前出狱,愿意把伍的近况告知其家属以免担心。伍感谢之余,果真将妻子游某的联系方式告诉他。

2010年1月12日,于某因病取保候审。出来后,他果然与“局长”夫人游某联系上,先是上门看望慰问,告知伍的近况取得游某的信任。半个月后,他持伪造的武汉市纪委红头文件,再次到了伍家告诉游某,声称纪委要查游某及儿子的“问题”,“不过别担心,我有关系,能让你们化险为夷”。

游某当即将5万元“打发费”交给了于某。

贪官夫人拱手送家产“消灾”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游某见纪检部门果然未找“麻烦”,对于某的神通广大深信不疑。此后,于某又以要用钱为伍局长办保外就医为由不断要钱,游某则有求必应。当年3月,于某紧急找到游某,说是接内部通知纪委要查封她的家产,游某惊慌失措追问该怎么办。

于某作深思状后,称让游某假装将房子租给他住。游某感激涕零,将房子腾出。

此后,于某再次找到游某称纪委正紧急调查尚未掌握的丈夫罪行,要先行查封家中房产。游某再次被吓坏,在于某的鼓动下竟向其打下500万元的欠条,并将家中两套房产、1辆轿车等均过户到于某的头上。

截至2010年4月,于某陆陆续续从游某处骗走29万元现金。

骗子受审时竟敢追讨500万

2010年4月的一天,于某再次找到游某,说纪委正在追查伍的漏罪,游某及其儿子也难辞其咎。游某惊慌失措,驾驶价值9.5万元的骐达轿车跟于某一起到湖南老家“避难”。几天后,于某谎称要再到广东找关系,将这辆轿车开走,从此杳无音讯。

此时,游某方如梦初醒,打听后才知于某所说纯属子虚乌有,她愤然报案。2010年7月,于某因取保候审期间逃匿被重新收监羁押。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再度被羁押的于某,在看守所内又如法炮制,骗得另一名同监室人员陈某上当,带信给妻子将5.5万元打入于某指定的账户内。

庭审时,于某仍大言不惭声称“游某欠我500万元,有欠条为证”,但终被司法机关识破。经查,现年42岁的于某是广东人,案发前曾是武汉一家置业公司董事长。法院最终以诈骗罪对于某判刑10年9个月,合并前判刑罚有期徒刑6年8个月,执行有期徒刑17年3个月并处罚金17万元。

广州警方将重案犯制成扑克牌通缉 “黑桃7”自首

在54张追逃扑克牌中,刘荣万排在“黑桃7”。姓名:刘荣万;性别:男;身高:1.70米;籍贯:茂名市高州市;案别:故意杀人案。

犯罪嫌疑人刘荣万(左)被押回广州。

故意杀人疑犯刘荣万成广州警方扑克通缉令中首名落网逃犯

近日,广州警方扑克通缉令中的“黑桃7”、潜逃8年的故意杀人逃犯刘荣万(男,1965年出生,广东茂名高州人),在警方的强追逃压力下于浙江义乌投案自首。刘荣万也是广州警方扑克通缉令中第一名落网的逃犯。

2004年3月15日,广州萝岗区联和田心村牌坊附近的花苗场发现一具女尸。萝岗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死者徐某生前打工档口的档主刘荣万具有重大犯罪嫌疑,并在案发后不知所终。

5万副扑克牌免费派

从今年4月上旬开始,广州警方创新通缉令方式,将54名有重案在身的通缉犯资料印制成一副特殊的扑克牌,并将5万副扑克牌免费派发至工厂区、建筑工地、城乡结合部、出租屋、士多等外来人员聚居或流动性较强的场所,多渠道发动群众举报逃犯线索。

同时,萝岗警方也加大了对刘荣万的追查工作力度,派出警力与其亲属再次开展劝投工作,并将通缉扑克牌发给其亲属及打工的场所。不久,萝岗警方就收到一些反馈的信息,根据线索,判断刘近期藏匿在浙江温州,于是加紧追捕。

长期担惊受怕终自首

这时,躲在温州的刘荣万获得了零星的消息,隐然感觉到警方追逃的脚步越来越近。他逃往福建厦门,意图在当地找工作。在用一个假的身份证办理暂住证时,办证人员发觉该身份证照片与刘本人不相符,产生怀疑。刘荣万害怕被人识穿真实身份,无奈之下,又慌忙逃到浙江义乌。当他获悉广州萝岗警方多次到自己的原籍地追逃时惊恐万分,回想到自己长期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如丧家之犬,惶惶然不可终日,对这种逃亡生涯感到厌倦,终于痛下决心,决定投案自首,结束这种惶恐不安的痛苦日子。日前,刘荣万在义乌投案自首。

与死者感情纠纷

借“游车河”下手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刘荣万供述,死者徐某曾在白云区东平市场刘荣万卖鸡的档口打工两年并发生感情关系,两人后来产生感情纠纷,徐某离开刘荣万的鸡档,到淘金路找了一份新的工作。案发当晚,刘万荣开车到淘金路附近,将徐某骗上车去“游车河”,两人在车上发生激烈口角冲突,随后刘荣万在萝岗联和田心村牌坊附近的花苗场用菜刀将徐某残忍杀害。

案发后,刘荣万先后逃亡广东东莞、广西、湖南、浙江、福建、浙江等地,在小工厂做电工、机械修理工度日。

刘荣万家有子女,案发后很少跟家里联系,也不敢寄钱回家,家人不太清楚他的动向。

小悦悦案司机被控过失致死罪 最高可判7年

去年发生的广东佛山女童“小悦悦”遭两车连续撞、碾,18路人未出手相助的事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25日,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对事故肇事司机胡军提起公诉,胡军被控过失致人死亡罪。

还原:司机两次碾轧小悦悦

公诉机关指控,2011年10月13日17时许,被告人胡军驾驶粤YJA108微型面包车前往南海区黄岐广佛五金城收取货款,在天降大雨、五金城内光线较暗的情况下,未开启前照明灯行驶,由于边行驶边寻找店铺,注意力分散,未注意到正在五金城通道内行走的被害女童王悦,车辆右前方将王悦撞倒,右前轮从王悦上半身碾轧过。

胡军感觉异常并刹停车,观看右后视镜,未发现碰撞物,以为碾轧到了路边的货物,但未下车查看,继续向前开,因此车右后轮从王悦胯部碾轧过。胡军驾车驶离现场继续前往店铺收取货款。王悦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2011年10月21日死亡。2011年10月16日,胡军在网上看到案发监控录像,确认自己撞人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公诉机关:被告人属于自首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胡军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认为被告人胡军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

胡军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意见,但认为,案发地段属于道路,胡军的行为应构成交通肇事罪,而不是过失致人死亡罪。案件将择日宣判。

注:最高可判7年

《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刑法另有规定是指失火、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的,按失火罪、交通肇事罪的规定处罚。

南京56栋“巨无霸”违建群将“零补偿”拆除(图

目前南京最大的违法建筑群,建筑面积约五万余平方米南京新伊汽配城被列入我市零补偿拆违单位,本月底清空,下月底前全部拆除。
  拆违指挥部已为741户经营户推荐两个大市场分流

  坚持零补偿拆违原则,本月底清空,下月底前拆除完毕

  紧邻南京东大门玄武大道,位于经五立交东北角,占地面积约90亩,拥有56栋建筑,建筑面积约5.5万余平方米的大型汽车零配件商城——南京新伊汽配城。可就是这样一个年收入上亿元的汽配城,其建筑物居然是目前南京最大的违法建筑群。

  今年全市“动迁拆违、治乱整破”专项行动开展后,新伊汽配城与隆顺仓储、东扬物流、仙林国际汽车城同被列入我市零补偿拆违单位。昨天,玄武区通报了新伊汽配城拆违进展情况。

  新伊汽配城建起56栋“巨无霸”违建群

  据介绍,2005年,南京新庄汽配城和南林大汽配城拆迁,有关部门考虑到经营户的利益,将红山街道墨香路一块30亩的土地作为拆迁汽配市场临时过渡用地,并规定两年过渡期满后建筑物自动拆除。2005年1月,南京人杨某与原南京市园林局下属企业园林实业总公司合资成立了新伊汽配城。

  但新伊汽配城2005年投入运营后,在未办理相关建设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将30亩土地私自扩大到90亩,并建成56栋建筑,建筑面积达5.5万余平方米的违法建筑。

  新伊汽配城靠近经五路立交桥,紧邻玄武大道,地理位置特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成熟的汽车配件商城,生意十分红火。

  但因该市场全是违建,几年来,因各种原因又没被拆除,在当地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甚至周边一些居民也纷纷效仿,搭起违建。

  市场秩序乱、环境脏乱差

  火灾、噪音、车辆乱停乱放……经营过程中,市、区有关部门不断接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地市民举报,媒体也多次予以曝光,希望有关部门予以取缔。

  记者昨天采访时,当地居民说,2008年元月,新伊汽配城内一家名叫“平安汽车”的装潢部失火,导致二楼楼板被烧坍塌,消防部门经3个多小时的扑救,才将大火扑灭。

  玄武区安监局一位工作人员说,在他的记忆中,该汽配城已发生两起较大火灾,还有一些小火情已记不清了。

  月苑五村小区居民王先生说,他们小区紧靠着新伊汽配城,汽配城每天装货下货噪音极大,有时天还没亮就被吵醒,附近居民苦不堪言。记者经过几天实地调查发现,居住在新伊汽配城附近和墨香路沿线的居民约有3万人左右。而新伊汽配城又处于墨香路与玄武大道交界处,每天早晚高峰期大型车辆进出不断,违停占道很多,经常发生交通拥堵现象。加上市场环境卫生很差,汽车喷漆的污染,严重影响附近居民的正常生活。

  今年以来,各方面要求取缔新伊汽配城的呼声越来越高,市委、市政府决定拆除新伊汽配城,还当地居民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

  拆违指挥部希望违建者和经营户配合拆违

  “新伊汽配城动迁拆违工作被市委、市政府提上重要日程后,上月10日,玄武区相关部门立即组织人员进入汽配市场,张贴关于对新伊汽配城动迁拆违的公告,要求市场内的经营户配合拆违行动。”红山街道办事处分管城管工作的副主任雷修强介绍说,公告同时明确两个工作节点:8月31日前,新伊汽配城内的所有经营户清空所有库存物品;9月28日前,新伊汽配城违建全部拆除完毕。

  明确两个工作节点后,玄武区组织相关部门,前往新伊汽配城开展动迁拆违宣传动员工作,并于7月16日成立了新伊汽配城综合拆迁指挥部。经调查摸底得知,新伊汽配城有741户经营户,从业人员近万人。

  据拆违指挥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不久前,南京市对隆顺仓储3万平方米违建和仙林国际汽车城1.1万平方米进行了零补偿拆除,表明此次全市“动迁拆违、治乱整破”专项行动是动真格的,只要是违建必将拆除。所以,他们也希望违建者和经营户放弃幻想,主动配合拆违。

  配合搬迁经营户均能得到妥善安置

  红山街道办事处主任胡全康说,为给经营户们提供更好的经营去向,指挥部又派人在市内各大市场进行调研,最终确定两个市场供经营户们自行选择:一是位于栖霞区王子楼西108号的仙林国际汽车城,可提供400多个独立产权式商铺;二是位于江宁区麒麟街道晨光村的南京跨世纪装饰城,现有空余商铺2.6万平方米,可供260户商户入驻。

  “另外,经指挥部协调,仙林国际汽车城承诺,新伊汽配城经营户与其签订入驻合同的,自合同签订之日起,免3个月租金;跨世纪装饰城承诺:新伊汽配城经营户与其签订3年合同的,每年免4个月房租。”胡全康说,“另外,凡在规定时间内搬迁的,新伊汽配城将退还全部押金。对想到其他地方的经营户,指挥部将给予风险提示,由经营户自己决定、自担责任。”

  前天上午,指挥部再次组织经营户代表进行对话,听取他们的诉求。据悉,目前已有200多户经营户就其安置去向与指挥部达成共识。

  玄武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不管遇到多大阻力,新伊汽配城动迁拆违决心不会变,而且坚持零补偿拆除。”

空姐泄同事生活照被停飞续:空姐和公司均要上

爱好摄影的空姐王女士拍摄了同事的众多生活照,后被人编成视频传到网上。奥凯航空公司随即以照片事件影响恶劣为由,对她停飞9个月并不续约。王女士为此起诉索赔近30万元,并于一审获赔5万余元。对此判决结果,双方都表示不服提出上诉。昨天,此案在市二中院二审开庭。

王女士本人并未到场,而是委托代理人出庭。据悉,王女士是一名具有十多年飞行经历的空姐,曾被评为优秀乘务员,2005年3月入职奥凯航空公司,双方最后一次合同期限为2009年7月20日至2011年7月19日。酷爱摄影的她历时5年拍摄了一组名为《云中郁金香》的纪实作品,涉及空姐许多不为人知的生活场景,除了空姐的日常工作外,还有在宿舍休息、更衣时等“幕后”场景。2010年3月,摄影网站“色影无忌”举办在线摄影展,王女士选了60张作品参展。同年9月,有网友从中挑选照片编成时长约两分钟的视频,冠以《空姐日记及辛酸私密照遭外泄》标题上传到网上。此后,该视频被迅速转发。

王女士事后称,视频盗用了她的照片,并扭曲了她的本意。2010年9月中旬开始,航空公司单方面取消她的飞行任务减薪待岗长达9个多月,理由是担心她在工作中和同事无法相处。她认为,自己每天都和其他空姐在一起飞行、一起生活,平时她无论拍谁、无论怎么拍,早就得到大家的认可,而且她和每一位被摄者都签订过肖像权的协议书。她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但公司却于2011年6月9日向她下发了合同到期不续签的通知。

此后,她到劳动局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她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各项加班费、带薪年休假等共计约30万元。但仲裁只支持了她部分月份的加班工资。她不服,向法院起诉,顺义法院一审判决奥凯航空支付她工资3万余元及经济补偿金2万余元。判决后,王女士和航空公司分别上诉。

昨天,奥凯航空代理人辩称,王女士拍摄该公司空乘人员“隐私照”,并导致照片在网上广泛传播,给被拍的空乘人员带来很大伤害和精神压力,造成了恶劣影响。公司为稳定其他乘务员情绪,停飞了王女士的飞行任务。在王女士得到被拍摄者的谅解前,她不适宜参加飞行。其间,公司还曾多次找王女士谈话,但其始终拒绝认错。因此,公司与其的合同去年7月到期后,正常终止不再续签。这属于公司内部的用人安排,王女士所称的停飞损失缺少事实根据。

航空公司认为,公司有权根据乘务员的表现和公司的实际情况自行安排飞行路线及时间。王女士自2010年9月起未到岗上班,未提供正常工作,故其要求支付未休年休假的工资不符合法律规定。公司作出的暂停飞行安排符合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且暂停飞行期间已经足额支付了劳动报酬,不应支付额外费用。

昨天,双方展开多轮辩论,案件没有当庭宣判。